周蛰同学

瞎说。微博@-周蛰-

每次看到一篇很甜的文的时候,是很想恋爱的。但我也算有自知之明辣,像我这种人是不适合恋爱的,我从没有长久的喜欢一个人。再怎么好的人,我依然会发现他的缺点。揣摩别人的怎么怎么想和哄人,这两件事情对我来说很困难。我自己本身的问题就太多了,怎么可能有人会喜欢我呢。

我以为我是你的唯一的辣,嘿嘿

我开始认识新的人。交新的朋友。有几段值得珍视的关系,是被别人捧在手心里好好护着的,永远也不用想会不会被随手搁置在一旁。 我到底在不高兴什么啊,妈的。  ​

「当今社会上老是规定男人要这样,女人要那样,甚至连外表也不放过。这就难怪从小在这种社会规范下成长的人,会一心认为自己的外表不是应有的模样,厌恶浑圆饱满的乳房。我认为性别认同障碍这种疾病并不存在。应该治疗的是试图排除弱势族群的社会」——《单恋》

我爆炸心动

好想抱着一个人放肆的哭啊妈的。

我也会努力变得不是那么糟啦。

我前桌是我见过得最最可爱的男孩子!上次老师让我们做实验,他这一桌和我这一桌共用一个器材,然后有一步!我们想了很久都不会,他很快就弄好了!于是我们疯狂夸他。他就很不好意思,脸顿时红了!把头转到他桌子的那个方向,在那边悄咪咪的笑!我看到他的酒窝和小虎牙惹!嗨呀太可爱了! ​​​

最近好像很容易就很高兴。放学路上听到好听的歌。认识了很合拍的新朋友。发现了一家风格我很喜欢的店。解出了一道思考了很久的题。上公交车有座位。班上装了两台空调。新班主任我很喜欢。看了几个蛮不错的电影。买了喜欢的笔。
​一定要保持,保持。 ​​​

《岁月间》| 静水边
♪季钦扬×谢孟

是我看过最最温柔的一篇文了。看得时候自己好像置身于江南水乡一样。
文章着重写了两个很好的男孩子从十六岁到四十岁,陪伴彼此走过漫长岁月。
从相知相识到喜欢再到相爱。

他们有两肋插刀的朋友可以嗨个通宵,有不刻板的亲人,爱的人也都爱他们。

文里我有很多很多印象很深的片段。
他们一起打球,一起在雪地里在合照。
谢孟送给季钦扬耳机的时候季钦扬试探似的吻。
好婆去世时,谢孟没有告诉季钦扬,而季钦扬从他们打电话的细节发现谢孟好像不对劲然后问了他们的朋友后,立刻从北京赶回来。
谢孟生病时季钦扬的仔细照顾。
因为季钦扬的一句“小脚裤不穿靴子不好看”,谢孟用他攒了好久的钱买了一双。
……

然后这篇文里的配角我都也特别特别喜欢。

卓小远是个很好的哥哥,近近也是一个特别好特别懂事的小女孩,当我看到卓小远抱着近近的骨灰盒哭的时候,我好像心脏被人用手紧紧掐着一样,特别难过,特别心疼。

季钦扬的妈妈是个很好的妈妈,她用最大的爱去包容他们。在一次试探之后她红着眼眶什么也没说,她对谢孟说“你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妈妈”的时候,我…我个文盲除了感动也崩不出另一个词了。

张杠杠和韩冬的感情很可爱。当张杠杠离开去当战地记者,韩冬也追了过去最后一起回来的时候,替他们感到高兴。
……
我在文里面有很多喜欢的片段。
「季钦扬懒洋洋的笑了起来:“你不是以前老说我没心没肺,想知道我真喜欢上谁了会怎么样吗?”
“想和他在一起,想吻他,想给他写唱不完的情歌。”
季钦扬表情平静道:“想全世界都不知道他,只有我知道。” 」

「五个人闹了半天,到最后也没能重拍。而青春定格住的画面,是卓小远抱着卓近近时面无表情的脸,齐飞笑的都看不见了的眼,是张杠杠努力站直的滑稽样子,以及季钦扬落在谢孟脸上的吻。
江南水乡之上,万里星河之下,连接着历史悠久的过去,承载了往后漫长又斑驳的岁月。」

「季钦扬闭着眼,他轻声道:“再过几年我就要四十岁了。”
“没关系。”谢孟看着他,“有我陪着你。”
季钦扬的眼眶微红,他掩饰般地低下头,清了清嗓子认真道:“现在是谢先生的专属庆祝歌会,我永远爱你,谢先生。”  」

高中毕业后我一定要去一次苏州,一定会去一次山塘街,走一走这群少年走过的路,看一看这群少年看过的风景。

希望他们相爱的时间远远长于他们没相爱的时间。
他们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十五年。